【智翔】虹与芒(6)

镜子中的人头发凌乱、眼皮浮肿,脸颊上还残留着几道许久都未消去的红痕,再加之宿醉后隐隐作痛的太阳穴——他果然不该贪杯的。


樱井翔伸手试图抚平那几道红色,那是来自不知为何被他枕了一夜的相框的报复。平日里再清醒的人醉酒后也难免糊涂,他同样是久久盯着镜中人,也记不清为什么他会抱着原应摆在床头的相框,睡了一宿。


记不清的事还有很多,比如为什么说好只小酌两杯,到最后却是喝醉;比如喝醉后送他回来的人是谁;再比如他喝醉了,谁会替他去接……


……女!儿!


惊恐与慌张瞬间炸裂。一想到昨晚他喝醉了没能去接杏ちゃん,几乎是自己将自己吓出一身冷汗,...

【智翔】浮気相手(下)

后续故事樱井翔就一概不知了,再度清醒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,天花板上的灯亮得晃眼,他眨眨眼,尝试着起身,却惊醒了一边打着瞌睡的妻夫木聪。


“翔くん,你终于醒了!”妻夫木聪见他清醒过来,便迅速扑到床边,握住他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,“还好你没事,不然伯父伯母就要把我大卸八块了……”


“我怎么了?”


“你怎么了?”妻夫木聪放开他的手冷哼一声,“竟然还好意思问……下次别人给的东西不要乱喝啊!”


别人给的东西?樱井翔奋力回想,却只记得自己在失去意识前,喝了山崎一男递来的咖啡。


“山崎さん呢?”医生给他翻来覆去检查着身体,说只是被注射了过量的麻药,再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。说到...

【智翔】浮気相手(上)

イケメン侦探社,今日正常营业中。


樱井翔站在妻夫木聪身后,为了避免引起委托人的不适,只是偶尔小心翼翼地抬眼,暗中观察着对面沙发上浓妆艳抹的男大姐。


几张照片被逐一摊开,铺在他们中间的茶几上。


“那个,不好意思,我们小侦探社只接外遇调查。虽然不知道您和照片上这位什么仇什么怨……”妻夫木聪一顿,身体前倾,似乎在思考该如何礼貌地回绝,“总之……”


“您是社长妻夫木聪さん吗?”男大姐翘起腿,抱着手臂,打断了对方,“你好,我叫山崎一男,艺名strawberry玛丽,如您所见,我需要的,就是外遇调查服务。”


小侦探社...

【智翔】虹与芒(5)

半梦半醒之间,想要摸到手机确认时间,尝试几次后,最终是以失败告终。这样来来回回折腾片刻后,即使闭上眼也无法再次入睡了,干脆伸着懒腰起了身,刷地拉开窗帘,任新生的光线照进卧室。


好像是个好天气呢。


大野智揉揉眼睛,转身准备去衣帽间换衣,走了两步总算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——不一样的布局,不一样的装饰,不一样的色调:这里根本不是他家。


察觉到这些的大野智瞬间就清醒了,仿佛寸步难行般跌坐回床沿,拍拍额头回想起昨晚的事。


他的衣服被捡起来搭在床尾,大野智捏起衬衣的一角凑近嗅了嗅,又嫌弃地丢回去。


他记得昨晚谁也没有喝...

【智翔】虹与芒(4)

樱井翔躺在床上,不停辗转,相对一个人而言显得过大的床,足够他翻上两三次身,才会贴到床沿。


陪着女儿疯闹了许久,回家洗澡完后有点累,习惯性悄悄开门进入女儿的卧室,看着露出被窝的小脸睡得正香,他才能安心躺倒在自己床上。


本该到了闭眼休息的时间,事实上他也那样做了,然而那名为脑海的放映机,却不停回放着今夜街角小公园内的场景——他坐在前后摇晃的秋千上,似乎笑得很开心。


也正因如此,他才再度睁开眼,从温暖的被子里伸出一只手,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:“啊……也太失礼了吧……”言语中带着小小的懊恼。


事实上他和大野智还算不上相熟,对方充其量只是自家女儿保育院里的老师之一,非要更进一步的...

【智翔】虹与芒(3)

“真的不用吃点什么嘛?”


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夜晚,却因这位大野老师的态度突变而有所不同。


前天见他来迟了还是颇有微词的样子,今天却是耐着性子候着,等他来接杏ちゃん时,又不知从哪儿翻出一堆零食,细数家珍般摆在他眼前,一个劲让他敞开了吃不要客气。


突如其来的殷勤他也多多少少猜到了理由——樱井翔深刻地认识到,自己昨天可能是吓着人家,给人家添了麻烦了。


说实话三十几年的人生中,这样说晕就晕的经历还是第一次。究其原因,不过是午餐没来得及吃饱,而晚餐又压根没时间吃而已。


急救中心的工作就是这样,有时很闲有时又很忙,只是一旦来了病人...

【智翔】虹与芒(2)

这是大野智半个小时内第三次查看时间。七点半,保育院里又独独剩下一个孩子。

和昨天一样,是那个披着软软的头发,说起话来却像个大人似的小姑娘。

大久保老师依旧是笑意吟吟将留到最后的孩子丢给了自己——理由是她自家也有个上小学的孩子,正盼着她回家呢。

为了照顾别人家的小孩,自己也牺牲了很多啊。大野智点头表示理解,就放任保育院里的前辈收拾东西离开了。

等待的时间总是显得格外漫长。起初大野智还能耐着性子,偶尔还能给旁边画画的小姑娘指点一下迷津——虽然小姑娘对自己的指导显然是不满意的:“我爸爸画的皮卡丘不是这样的!”

就像昨天的龙猫一样。

“因为你爸爸画的不对嘛,应该这样……”

可能是自己否定...

【智翔】虹与芒(1)

【第0章】

一场盛大的酒会。

水晶吊灯的光芒从头顶倾泻而下,散落在每个人脸上。

气氛是优雅且热烈的,空气中弥散着不同的香气。酒香、食物的香气、男用香水,以及女士的脂粉香。

话题刚转到各自的女友身上,他就闻到了身后飘来的淡香。跳跃的柑橘香在混杂的香气中,反而显得易于辨识。

转过身看见的自然是女友的笑颜。樱井翔以笑回应着,伸出手将对方牵至自己身边。

“你们女孩子就是喜欢说悄悄话,我和翔くん等你们好久啦。”语气似是责怪,然而表情却是十足的包容,北川悠仁微笑着,任由未婚妻轻捶自己的肩。

“我们肯定有很多悄悄话要讲啊!比如你们谁不乖啦,和医院里的小护士眉来眼去啦之类的!”

然后两个人就孩...

【智翔】焉知(18)

究竟是谁说要留他在家午饭了。

门锁早已经换好,吉田健太还没有要走的打算,说是想和樱井前辈叙叙旧,结果书房门一关,竟然背着他说起了悄悄话。

结果还不是饭点一到就很自觉地走了出来,问大野智有没准备他的份。

话说吉田健太到底是谁啊……他的内心是迷茫的。瞟一眼樱井翔,看对方心情还算不错的样子,大野智也就认栽了,老老实实替客人多准备了一份午餐。

“本来给樱井前辈换锁,应该让榎本さん来的,他是他们公司防盗方面最厉害的了!”吉田健太趁他忙着做午餐的间隙挤进了厨房里,像是在和他说话又像是在和樱井翔说话,“但是榎本さん前些天辞职了。是说他替宝生财团装完摄像头后就怪怪的,虽然本来就是个怪人呢。”

那个叫...

【智翔】焉知(17)

愉快的同居生活重新开始了。

大野智正靠在沙发上给鱼缸里的两条小鱼喂食,樱井翔就揉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了。

安宁的夏夜。

“大野さん,我察觉到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樱井翔缓步走到他的身边,半蹲在鱼缸前,将前额贴在冰凉的玻璃上:“大野さん晚上经常来喂鱼吗?我每天下午都会喂噢,吃太多它们会不会撑死?”

察觉到了什么?

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,大野智偏过头盯着身边人发尾的水珠。

“你究竟偷偷进来过几次?”他们的脸仅隔着鱼缸棱角的距离,过于炽烈的注视让樱井翔下意识地别过眼睛,“因为,那个装鱼食的罐子,我从来不会拧得那么紧。”

也就是最近的事,他时常拧不开装鱼食的罐子。

彼时的他只将这现象归...

1 / 8

© z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