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智翔】桜咲く (8)

好像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。大野智揉了两下因早起而惺忪的睡眼,看着周遭的景物。

“这什么啊,东京有这么大的森林吗?”

密布的树木仿佛刺破天际,用巨大的伞盖遮蔽住刺眼的阳光。明明是快要入夏的季节,森林里的温度却是沁人心脾的凉。

“有啊,但是你们平时都看不到啦。”樱井翔不知道从哪翻出一张地图,“神啊、鬼啊、妖啊,都是存在的,只是人类看不见罢了。”

然而这里是神和妖的地盘,因此什么都可以看见。

“可是我们可以看见翔ちゃん啊!”

是啊是啊,他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异类啊。

樱井翔抿抿唇:“我啊,我这个算是个事故吧。”

看着大野智明显没有听懂的表情,樱井翔也不想多做解释,万一现在就把他吓跑了,自己好像就不敢进森林了。

蛇妖啊,鬼怪啊,樱井翔越往森林里走,越觉得脊背发凉。

冥之森是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异次元时空,因此什么样的生物都能聚集在这里。越是危险的地方,就越是有宝藏。

这几乎是每个神灵都知道的秘密。

想想那种东西肯定也有的吧,技能书什么的。

樱井翔摸摸下巴,心里还是觉得好危险,希望不要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才好。

“哎,我好饿,早知道吃了早饭再出来。”刚走了两步山路,樱井翔就开始抱怨。

“诶,翔ちゃん饿了吗?那怎么办?我们要找点野果子吃吃嘛?”大野智看着身边的人一脸“我很饿我很不开心”的人,提议道。

“不行啊,这里的果子都不能吃,因为都是奇怪的生物变的。”无奈地揉着自己不停乱叫的肚子,樱井翔抱怨道。

“哦~”大野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思维还停留在“翔ちゃん很饿”这件事上。

虽然他还不知道樱井翔要来这片森林的目的。

微微偏过头看着樱井翔仔细研究地图的样子,大野智想,偶尔这样两个人也是不错的啊。

两个人的话,干什么事都不会被发现呢。

嘿嘿。

刚这么一想,周围就挂起一阵妖风,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条巨大的蟒蛇,蜿蜒着向着他们游走过来。

这个年头,真是连蟒蛇都敢当电灯泡了。大野智又想。

刚这么一想,樱井翔就大叫着向他怀里扑过来,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:“蛇啊!”

真是好的不来坏的来。

被樱井翔迅猛的动作吓了一跳,大野智后退了一步才稳住了自身晃动的幅度:“没关系的,不就是一条蛇么。”

顺势暗搓搓地摸了.一把.屁.股。

“蛇妖啊,那是蛇妖啊!”樱井翔双手挂在大野智的脖子上,才勉强敢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冷血动物。

想当年在树上多次被蛇缠住的经历实在太可怕,以至于他现在一听到嘶嘶的声音就直起鸡皮疙瘩。

“快!快跑啊!还愣着干什么!”樱井翔两腿.用.力.夹在大野智.腰上,不停地催促着。

大野智托住樱井翔走了两步,庆幸自己还算是有点肌肉。


朝着远离蟒蛇的方向走了好久,大野智才感受到来自肱二头肌的酸痛。

所以这家伙根本就是没吃到饭,懒得走路吧……

“oh my god!快跑快跑!后面有无头幽灵啊喂!”本以为已经万事太平的樱井翔,竟然又被两只幽灵突袭。

看着大野智慢半拍地转过头,对着自己身后的幽灵仔细研究的样子,樱井翔只觉得淡定不能,挣扎着从对方身上.下来,拉住对方的手就开溜。

嘛……神和妖的世界也不是百分百安全呢……樱井翔一边喘着.粗.气,一边大步逃离。

“你……为什么……那么怕啊!你……不是神吗?”大野智的问题被狂奔的速度分解得支离破碎。

“是啊,我是神啊!”樱井翔专心地逃跑,大声地敷衍。

“那你为什么还怕幽灵?照理来说不应该是神比较厉害吗?”

“是啊,是神比较厉害……”估摸着他们已经甩掉了身后的两只幽灵,樱井翔撑着膝盖大口喘息。

但他就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,比较厉害不一定表示不怕——人比蟑螂厉害很多啊,可是很多人不还是怕么。

大野智一直等待着樱井翔的后文,但是迟迟没来的后文完全被他的喘.息声盖过去了。

听着身边人的一呼一吸,大野智只能感觉到心脏跳动的厉害。

跑太快了?

这样想着的时候,他们却突然被一个巨大的黑影遮住了本来就所剩无几的阳光。

“……继续跑啊!”还没休息好的樱井翔又开始了逃跑的过程,但他依旧不能理解今天为什么一直撞上奇怪的生物。

“是不是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事啊!智くん!”樱井翔无奈地问,“这里可不是人类的地盘,太多欲望会引来奇怪的东西啊!”

欲.望吗?大野智想。

快速奔跑的动作消耗掉了太多的氧气,因此没能给他思考的脑部活动提供足够的氧气。

什么叫欲.望?他想和翔ちゃん独处?他偷偷摸了翔ちゃん的屁.股?还是他觉得翔ちゃん的喘.息很好听?

这都是水到渠成的事,怎么能叫欲.望呢?

“前面有山神庙,我们快进去躲一躲吧!”樱井翔拉住大野智的手就往庙里冲。

看吧。大野智想,翔ちゃん的手也是滑溜溜软绵绵的啊!


“今天真是中邪了,智くん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啊?”好不容易跑进了山神庙,樱井翔终于可以瘫坐在地上,呼吸足量的氧气。

“没有啊。”大野智双手一摊,表示自己很无辜。

“本来以为和智くん来会安全一点呢。”本来以为遇到不明生物还能有个靠山,结果这靠山反而为自己招致更多的不明生物。

真是失策。

“别怕嘛,蛇来的时候我不是在保护翔ちゃん嘛!”

并没有。樱井翔腹诽,你大概只是没反应过来,那是一条巨大的蟒蛇。

“……好饿啊,好想吃山神的供品……”樱井翔看着山神的贡品台,陷入了道德的挣扎。

“不是不能吃吗?”

“可以哦,神的供品应该是有灵力,可以自由进出冥之森的人带来的。”但是吃了的话,山神会找他算账吧,毕竟是比自己高等的神灵……

“想吃就吃吧!”天空中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,樱井翔还在思忖着是怎么回事,就看见一位执着拐杖的老者从山神的雕像后面冒了出来。

“啊,山神爷爷。”樱井翔看清来者的容貌,立即扯着大野智,一起行了礼。

“你终于来看我了啊,小翔。”山神从供品台上拿来一块大福饼,塞进樱井翔手里,“你已经好几百年没来看我了。”

山神说完这话,还象征性地抹了把眼泪。

不,别搞得他们好像认识一样。

樱井翔局促地摸摸脑袋:“我虽然认识您,但是我只是普通的小花神啊,您怎么会认识我?”

“上辈子啊,小翔一直有给我送供品呢。”

上辈子?樱井翔第一次听说原来神也有上辈子,因此只能似懂非懂地点头。

山神笑笑,很快注意到樱井翔身边的大野智:“啊,是你啊。”

一副一切事情都了然于胸的表情和语气。

“嗯,是我……”大野智不明所以地点点头,“我们也认识?”

“嘛,不算太认识。”山神啧啧嘴,“天机不可泄露,你就别问那么多了。”

大野智看着山神意味深长的眼神,没多追问,轻轻接过身边的樱井翔递来的半块点心。

“小翔啊,你到这里来干什么?还把人类带过来,太危险啦,要送供品的话,就近找一个山神庙就好啦。”山神看着樱井翔一口把点心吞进了肚子里,笑着把剩下来的都给了他。

“我来买书的。”樱井翔说,“这边应该有那种东西卖吧?神的技能修炼手册什么的。”

山神沉思片刻,从某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一本古旧的书:“你是说这个?”

几乎已经褪了色的书皮上写着《神之技能指南》几个大字,樱井翔掸了掸书上的灰尘,心想没错啊就是它了。

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樱井翔“可以给我嘛”的问题还没有问出口,山神就大手一挥说你拿去吧,反正这书也是在冥之森里捡来的。

于是抱着书点头道谢,樱井翔觉得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“好了好了,心愿也了了,你们差不多改回去了吧,冥之森那么危险,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。”山神说,“你们回家以后记得给我送点供品,随便找个靠近一点的山神庙就行。”

“啊……对了,我现在回不了樱花树上了,怎么办?”眼看着山神要撵他们走,樱井翔赶紧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空气静默了几秒,山神看着樱井翔诚心求教的表情,心想这小孩怎么这么不开窍,大野智现在都在他身边了,怎么还问这么无聊的问题:“哎呀,能到人类世界生活也是一种缘分,你不要要求那么多啦。”

实际上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。


归程的路上,樱井翔一直在研究手中的技能书,大野智觉得自己被无视了。

“翔ちゃん?”

“可以感知到附近的水源……听起来不错,但是我没准备去沙漠探险,pass。”

“翔ちゃん?”

“可以把自己的手变成伞……这技能也太奇怪了吧?pass。”

“翔ちゃん?”

“可以把彩虹变成蓝红绿黄紫五种颜色……嗯……这有点意味不明啊,pass。”

……

“翔ちゃん?”

然而大野智口中的翔ちゃん仍在和手中的技能书做着斗争。

“什么啊,这书上都记载了些什么坑爹的技能啊,完全不实用啊!”樱井翔无奈地翻着书,“啊,有了有了!隐身一天!这个看起来还不错!”

于是摆着手势就开始学习了。

“不行,不要学这个!”大野智突然来了精神,打断了樱井翔的动作,“翔ちゃん要是变没了,我,我……”

我什么呢?大野智想。

“放心吧,不就一天?先让我学学嘛!”于是趁着大野智还在纠结我什么,樱井翔摆好手型,口中念念有词。

所以等大野智回过神来的时候,眼前已经没有了樱井翔的身影。

“翔ちゃん?”真的变没了吗?可是翔ちゃん要是变没了,他不就一个人了吗?

会伤心的呀。

“翔ちゃん?”大野智环视四周,还是没有见到樱井翔的身影。整个森林都静谧得只剩下风声。

什么嘛。有点泄气地抓抓头发,大野智才恍然觉得,这片幽静的森林还是很可怕的,之前没有感觉,那是因为有樱井翔陪着吧。

无头的鬼魂、粗.壮的蟒蛇……他一个人要怎么出去啊?

“智くん……智くん……”不知道从哪传来了极小的呼声,的确是樱井翔的声音。

大野智左右张望试图找到樱井翔的身影,仍是无疾而终。

“智くん,我在下面啦,脚下,脚下!救命!”

循着声音低下头,大野智翻开樱井翔那本掉落在地上的技能书,终于成功在书底下找到了樱井翔。

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“啊!牙白,翔ちゃん,你怎么变成这么小了?”大野智把樱井翔从地上捡起来,摆在书上拍了拍灰。

动作已经够小心轻柔的了,但他还是听见了樱井翔呼痛的声音。

“完了,我变得那么小,还怎么见人啊……”樱井翔整个人挂在大野智的大拇指上,现在的他只能和手指比比身高了。

“嗯,但是……超可爱啊!”轻轻地用指腹摩擦着樱井翔的脸蛋,大野智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融化了。

小小的简直像个软软的人偶啊……忍不住戳了戳他迷你的身体。

“别碰我,哈哈哈,痒死了!”招架不住大野智挠痒痒般的动作,樱井翔大笑着在技能书上打了个滚,却意外地看见了书皮上原来很小,现在很大的三个字——动物篇。

动物篇?

物篇?

篇?

一个晴天霹雳击中了樱井翔。

怪不得他会变小!这本书明明是编给五大三粗的狗神、牛神、猪神看的,他可是樱花树啊!

是植物好不好!

山神那个坑爹货!

樱井翔控制不住地抽了抽嘴角,果然这世上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。想他一世英名,如今竟然为奸人所害!

看着樱井翔悲痛欲绝的表情,大野智伸出手指揉了揉他小小的脑袋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我们回家吧。”耷拉下肩膀,樱井翔自觉是打不过山神的,找人家算账什么的,还是省省吧。

“嗯,回家。”把樱井翔和书从地上捡起来,大野智满足地让樱井翔钻进了他胸前的口袋里。

“智くん,你的奇酷比硌得我屁.股痛。”樱井翔说。

大野智往后看,不出意外地在身后看到了奇怪的生物。


“好晕……”

大野智为了躲避奇怪的生物而快速地奔跑,一路颠簸让躲在口袋里的樱井翔晕到不行。

奋力将两手挂在口袋边缘,试图看清森林里的景色为大野智指路,没想到路还没看清,樱井翔就一不小心看到了口袋下方的路面。

“啊……好高……”身体不幸变小,因此从大野智的胸口到地面的高度,也仿佛悬崖绝壁般的存在。

叹了口气,还是缩回了口袋里。

“怎么了翔ちゃん?走哪边?”

神居然还怕高,说出来也太可耻了。樱井翔清清嗓子,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:“智くん你把我放下来嘛我们一起走。”

刚被放到路面上的樱井翔又后悔了,崎岖不平的山路并不好走——对于现在的他来说。

所有的道路都被大大小小的石块石子覆盖着,每走一步路都像是在攀岩,累死人了。

而且他又总是爬不上去。

只能选择骑在大野智的脚背上,扯着嗓子指路。


“樱井翔那家伙呢?怎么不来吃晚餐?”二宫和也望着大野智旁边的空位,忍不住问道。

真是罕见啊。

那个一到饭点比谁都积极的人,今天居然没来吃晚餐,实在太可疑了。

“哦,翔ちゃん啊,他今天住在山神那边,不回来了。”大野智淡定地陈述着樱井翔提前编好的谎言。

又在说胡话了。二宫和也腹诽。

“我今天有点累了,先回房休息。”大野智放下筷子,起身,“对了,翔ちゃん不在,他的份我可以端回房吃吗?走了一天好饿。”

“不行!你游手好闲了一天还想吃两人份的饭,想得美!”二宫和也阻止了大野智的动作。

“矮油,ニノ别那么小气嘛。”相叶雅纪说,“今天的水饺可是我捏的,放久了就塌了,既然大野さん这么喜欢,就让大野さん端去吃嘛。”

能不喜欢么,二宫和也想,难得包了个正常的馅。

挣扎了一番,还是让他端走了水饺。

大野智窃喜地回了房间,就看到仰面朝天躺在床上的小人。

“好慢,我快饿死了。”任由大野智捏着他的身体,把他带到一盘子的水饺旁边,樱井翔第一次感受到了变小的幸福。

在他面前的可是饺子山啊!饺子山!

把整个脸都埋进饺子QQ的面皮里,只吃了半个,就觉得撑得不行。

“啊,不行了,吃不下了……”遗憾地挥手告别了饺子山。

大野智笑笑,用指腹擦掉了樱井翔嘴边的油渍:“一起去洗澡?”

是该好好洗个澡了,今天一天真是狼狈。

看到樱井翔点了点头,大野智迅速走进浴室,在泡澡用的浴缸里放好了水,然后就把樱井翔丢了进去。

“可以游泳耶!好棒!”从橡皮小黄鸭上跳进水里,樱井翔开始展示各种泳姿。

大野智站在一边帮樱井翔洗着小衣服,忍不住笑了。

“水好深!智くん快来!”游了好久樱井翔才想起这里不是海,游不动的他拽住小黄鸭,几乎快要沉下去。

“来了来了。”帮樱井翔弄干了那仅有一套的限定版小衣服,大野智把樱井翔放回小黄鸭上,然后衣服一脱钻进水里。

突然袭来的大水浪打翻了小黄鸭,被水冲走的樱井翔好不容易才拉住一根柱状物体。

“不不不……那里不行!”被樱井翔的小手拉住重点部位,大野智几乎吓出一身冷汗,捏着樱井翔远离了那里,“你就在这里玩玩吧。”

把樱井翔放在自己的锁骨附近,看着樱井翔像做滑梯一样,从倾斜着的身体上溜进水里,再爬上来,再溜进水里……

真是不思议的体验啊……


依依不舍地洗好了澡,在樱井翔的教唆下,躲躲藏藏地去楼下的冰箱里拿了冰镇西瓜,大野智端着盘子,小心翼翼地溜过了二宫和也的房间。

“等等!放我下去!”睡衣口袋里的樱井翔听到了二宫和也房间传来的网络游戏的音乐,心想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。

“你在这里等等我。”

不明所以的大野智把樱井翔放在地上,看着他从未掩上的门缝里溜进了二宫和也的房间,一分钟后,房间里传来了惨叫声。

伴随着惨叫声同时出现的,还有樱井翔奋力像他跑来的身影。

“快快,把我藏起来!”

大野智根本没弄清状况,但还是捏起樱井翔,把他藏进了口袋里。

“气死我了!”下一秒二宫和也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,懊恼地扯着头发,“我房间为什么有老鼠!该死的老鼠!”

“怎么了?”大野智刷地把冰镇西瓜藏在身后。

“该死的老鼠把我的路由器弄关了!我在杀大BOSS啊!”二宫和也咆哮道。

明明大BOSS就只剩最后一层血了,他的网却突然断了!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余光似乎看见一只小小的老鼠飞速逃窜的身影——他现在严重怀疑是相叶雅纪那家伙饲养的仓鼠逃了出来!

“气死我了!可恶!可恶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free talk】

小勤奋了一把~因为接下来的一周能不能更还是个问题……

一想到摄像基础课的微电影作业我就脊背发凉 = =

况且还有我都快放弃的六级……

不管了,先出门吃个夜宵~

顺便翔酱的岚学企划真的不是在搞笑么,妄想腐男子? = =







评论(14)
热度(53)

© z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