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智翔】桜咲く (7)

透明的风铃叮铃作响,夹杂着热度的空气涌入家中。

起风了啊。

“夏天来得真早。”樱井翔坐在走廊的木地板上,望着星空唏嘘感叹。

樱花盛开仿佛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如今的树上,早就郁郁葱葱长满了树叶。不知不觉中,来到人类的世界,大概也有两三个月了吧。

变成了人类的样子,站到人类面前,然后和他们生活在一起——说起来,完全是个偶然。

甚至还带着些事故的味道。

如果一直像过去那样,他看得见他们,而他们却看不见他——相安无事多好。

没想到他莫名其妙就从树上下来了,认识了住在这里的所有人,还重逢了当年在樱花树下玩耍、如今已出落成一位好青年的大野智。

想想似乎也不错。

然而神毕竟是神,尽管他只是一只比较低级的神。三十年对他来说,仅仅是漫漫岁月里的一瞬罢了,而三十年之于人类,几乎是生命的三分之一。

他已经习惯站在这里,看着住在这里的人出生、成长、然后老去——他以为他已经看惯了人类的生死,他以为他已经习以为常。

可是这样的信念竟然有了丝毫的动摇。

樱井翔摸着无名指上的戒指,心想如果自己也是人类就好了。

这大概是最近才有的想法。

神也不是什么让人羡慕的存在吧。看着身边的人慢慢老去,自己却依旧年轻、依旧活着——太残忍了不是么?如果能短暂而快乐地过一辈子,多好。

而他等待了很久的人,是不是也贪恋着人间的温暖,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呢?


“翔ちゃん,吃西瓜。”大野智端着装满冰西瓜的盘子,走到樱井翔身边,“啊,不错嘛,晚风真凉快。”

樱井翔应声抬起头,看着大野智慵懒地靠着他坐下,顺手接过那人递来的西瓜:“嗯,没想到春天那么短啊。”

“嗯,每年都是这样啊。”大野智盘腿坐着,吃着西瓜,“翔ちゃん跟我们住在一起也很久了啊。”

一点也不久,三个月真的只是短到可以忽略的时间。

“翔ちゃん不会走吧?会和我们一直住在一起的吧?”感受到了樱井翔的沉默,大野智竟然隐隐感到不安。

突然出现的人总是会突然离开,不知道为什么,大野智总是这样认为。况且樱井翔还是个神,未知数实在太多。

不过那人就在自己身边呢,他又在杞人忧天些什么。

“翔ちゃん会突然不见吗?就算是你没有离开,但是我们却看不见你了。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吗?”

“……嗯……不知道啊。”之前的日子过得太安逸,以至于这样的事也从来没有考虑过,“可是我在等人啊。”

“等人?”一开口就是大野智从来没听说过的事,“等谁?”

“不知道。不知道他是谁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,但是从我有意识开始,我就一直记得,我是在等谁回来找我来着。”

“那如果那个人来找你了,你会离开吗?”问题问出口了,大野智却嫌弃起自己的话多,明明他就不是那么爱刨根问底的人。

“大概吧,谁知道呢,再说那个人不是还没来嘛!”樱井翔抱着西瓜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不守约定的人害得自己一直被困在这里,真讨厌。

“啊……那你就不要等他了嘛,跟我们住在一起不是很好吗?”大野智揉揉鼻子,抬头望天。

和大家住一起吗?听起来好像不错,可是……

“喂,这西瓜不是给你们俩吃的,院子里乘凉的孩子们等着你们去送西瓜呢!”二宫和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“哦……”原来不是全都给他吃的啊……樱井翔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绿皮红瓤的西瓜,有点遗憾地把盘子端给了二宫和也。

“给我干嘛,你去送一下啊!”

“好……”樱井翔点点头,很自觉地起身向院子里走去。走了两步才感觉到一阵憋屈——为什么他要听二宫和也的差遣啊!他明明是受人爱戴的神灵啊!

绝不能再向恶势力低头了!


“想要吃西瓜的,put your hands up~yeah,yeah,yeah~”樱井翔端着西瓜举起了右手,得到的却是以最大的孩子为首的“无聊”的回应。

无聊……竟然认为他无聊……樱井翔愣在那里,看着盘子里的西瓜一片一片地被拿走——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神命中五雷轰顶般的打击。

然而孩子们并没有体会到樱井翔的深受打击,只是纷纷抱着西瓜,该干嘛干嘛。

他可是神啊,竟然被人类的小鬼说了无聊,真是奇耻大辱!

樱井翔叉着腰站在原地,还在纠结辱不辱的问题,却突然感觉到腹部下面一点点一疼,院子里同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。

“啊,不好了,健太撞到头了!”惊呼的声音随即传来。

院子里光线不足,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啊。听到孩子们的呼声,樱井翔皱皱眉,很快走到人群的中央。

不小心磕破额头的健太,正捂着流血的伤口哭得稀里哗啦。

“怎么会不小心撞伤额头的?”樱井翔仔细检查了一下健太的伤口,只是浅浅地破了皮,流了点血,看起来不算太严重。

“还不是因为院子里有棵樱花树。”另一个孩子伸手指了指樱井翔身后的樱花树。

“……”樱井翔无言以对地眨眨眼,心想难道这也是我的错?

“怎么啦健太?”二宫和也听到院子里的动静,急忙走了过来,帮健太擦掉了眼泪,“我们进屋去上药好不好?”

于是抱起了还在哭泣中的健太,领着孩子们回到家里,然后差遣樱井翔去拿了药箱。

“怎么会撞到头的?”二宫和也用棉签沾着碘酒再给健太的伤口消毒,顺口问道。

“不,不小心,撞,撞到树了……QAQ”健太呜咽着说道。

蹲在一边看着二宫和也上药的樱井翔顿时汗毛一竖,头一偏就看到了对方杀人如麻的眼神:“这事儿和我没关系啊……”

的确和他没关系,但是这熊孩子怎么就撞到树上去了呢……

樱井翔无辜地眨巴着眼睛,瞪着二宫和也:“再说他撞到我身上我也很痛的。”

“那你也没少块皮啊?”有孩子提出了异议。

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,可是……樱井翔暗自吞了吞口水,眼前只有二宫和也冷冰冰的侧脸。

“你害人家撞破头了,总有办法治好人家的伤吧?”二宫和也啧啧嘴,上下打量着樱井翔。

“我又不是医生……”

“可你不是神吗?用点什么法术,摸一摸伤口就好的那种?”

“神又不是万能的……”

二宫和也被樱井翔的一问一答噎得半天没说出话来:“你要是不把健太逗笑,我就去把樱花树砍掉哦!”

“啊!不行不行,那个不行!”被突如其来的威胁吓了一跳,樱井翔急忙扯住二宫和也的手臂,“那样我会死掉的!”

树的元神在根部,不管是把树砍掉还是把树挖掉,他都活不成了吧。

想想都觉得好可怕。

“那你倒是哄哄他啊!”

“。。。”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只高贵冷艳的神,来到人类世界也才两三个月,对哄小孩这件事,真的是苦手啊……

樱井翔和受了伤,眼角还挂着泪珠的健太大眼瞪小眼了很久,才长长地叹了口气,拔下一根头发,一瞬间就让它变成了满手的樱花。

“yeah~”大片的粉色花瓣从樱井翔手中落下,健太盯着地上的花瓣看了良久,然后哭得更凶了。

“你这魔术变得不错啊,哪里找来的樱花瓣?”二宫和也捡起地上的花瓣闻了闻,竟然和院子里的那棵樱花树散发出同样的味道。

不得不说真是吃了一惊。

樱井翔朝着二宫和也苦笑了两下,然后又赶紧安慰起哭泣的小男孩:“健太别哭了嘛,我给你模仿一个Bobby怎么样?”

庆幸着自己也算看过一点综艺节目,樱井翔卖力地模仿起来。

健太的哭声就没停止过,还一边哭一边控诉着樱井翔模仿的差劲:“Bobby,Bobby才不是那样的呢!嘤嘤嘤……”

“那怎么办!”听着健太越来越大的哭声,樱井翔抓了抓头发,“那,那我给你表演松田圣子怎么样!”

没想到自己竟然有那么多的表演天赋,樱井翔头一点就扭了起来,一边的二宫和也差点笑岔气。

看着樱井翔边扭边唱的健太总算慢慢止住了哭泣,所有人几乎都松了口气。

“不错嘛,再来一遍再来一遍~”大野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人群后面,看到这么有女子力的樱井翔,忍不住叫道。

“哪里不错了,腰扭得一点都不妖娆。”二宫和也吐槽。

妖娆……难得听到这么高级的形容词,樱井翔额角挂下三跳黑线——他怎么说也是年方三百血气方刚的男神,妖娆这词怎么说都和他不沾边啊!

“嗯,腰是硬了点。”但不得不说还是戳中了大野智的点,闭上眼睛他就能想象出樱井翔穿着长裙翩翩起舞的样子。

不……什么和什么,这又不是在古代。大野智摇摇头,想甩走自己的胡思乱想。

“翔さん的话,很适合当搞笑艺人啊,刚刚的模仿简直爆笑。”二宫和也说,“把你卖给电视台,你天天表演段子替我们赚钱好不好?”

“不!”看着二宫和也的眼中闪烁着金钱的光芒,樱井翔果断地拒绝了他玩笑般无理的要求,“雅蠛蝶……别卖我好么!别砍我好么!”

人类的世界真是太危险了,不学点防身术都不行。

“ニノ你要对翔ちゃん做什么!”大野智站在樱井翔身边,隐隐听出了两人的对话有什么地方不太对。

“ニノ说要把樱花树砍了哦!砍了我说不定就死了哦!”意识到自己还有院长大人大野智可以依靠,樱井翔旋即声泪俱下地对二宫和也进行控诉。

……什么?还有这回事!

樱井翔的话在大野智的脑海里转了个圈,总算理解出了事情的所以然。“不行,谁也不许伤害翔ちゃん”的话还没说出口,大野智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凄厉的哭声——

“ママ不能死!”刚刚还笑得一脸灿烂的爱菜,从樱井翔口中听到了这样的噩耗,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哭声大概是会传染的,几个年龄比较小的孩子,全都在这样凄惨的哭声的感染下,哭得惊天动地。

“樱井翔,你又把他们弄哭了哦!”二宫和也怒道。

又?又……又是他的错?

“快表演刚刚的那个!快表演刚刚的那个!”大野智迅速抢占最佳观看点,随即起哄道。

哭泣的小孩,生气的二宫,起哄的大野……樱井翔抹了抹额角的冷汗,捏起小拳头暗自下了一个决定。


早晨起床的时候,身边已经没有了大野智的身影。樱井翔掀开薄薄的毯子,心想即使是六月的早晨,竟然也有点冷。

不过这么一大早的,智くん去干什么了呢?伸手摸了摸另外半边床,已经没有了温度。

没想到智くん也会有起很早的时候。

樱井翔起身梳洗,心里盘算着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——是时候该去一趟冥之森了吧!

之前因为行动受限,根本不能离开樱花树,现在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,也该为自己的神身安全考虑一下了。差不多该买点技能书回来学学防身术了——还是那句话,人类的世界太危险。

穿戴整齐出门去的时候,却意外地看见了晨曦中在院子里敲敲打打的大野智。

“智くん?”

“啊,翔ちゃん。”大野智放下锤子,迎着晨光,朝着樱井翔的方向打了声招呼。

“你在干什么啊?”

也不知道大野智从哪拖来那么多木料,锤锤钉钉把樱花树整个围了起来。

“我在做篱笆啊。这样把你围起来,就没有人能进来把你砍掉啦。”大野智摇了摇手中的钥匙,“而且钥匙只有我有哦。”

没用的啦,要是真有人想把他砍了,谁还会在乎这个篱笆啊!樱井翔是想这么说的。

但是大野智笑着,看起来像是做了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事——樱井翔想,他毕竟是不想自己受到伤害啊。

“好棒,这下我就不怕啦!”樱井翔振臂欢呼,然后给了大野智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“……翔ちゃん怎么起那么早?”大野智半天才从樱井翔的拥抱中回过神来——一个篱笆换一个拥抱,世上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么。

“我啊,我要去冥之森。”樱井翔说,“要一起去嘛?”

“可以吗?我也可以去?”大野智指了指自己——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这话不假。

樱井翔心虚地挠挠头,想说冥之森这种地方,有人陪着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“嗯,如果智くん愿意……”

这样主动的邀请还是第一次!大野智被一百分的欣喜包围着,心里开满了幸福的花。

然后“嘭”一声巨响击碎了那一簇簇盛开的心花——

身后刚刚搭成的篱笆,就这样倒在了他们眼前。

“……”两个人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大野智开了口,“那什么,我觉得篱笆也没什么用……今后,我一定要用我的血肉之躯保护翔ちゃん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free talk】

好久不见好久不见……

久到大家都该忘了前面的内容了吧……(戳手指

但是我绝对不是那种挖了坑就走的人……(因为我是变态处女座……

其实上次端午放假就想更了的,但是回家后发现用家里的电脑登陆lofter,前面写好的没有了……我以为是换了电脑就不能保存了,结果会学校一看,这边的也没了……我一向没有存稿的习惯,都是现打现发,于是感觉自己受到了1000点的伤害……(5000字啊,一蹶不振了有木有……

在之前呢,又因为学校运动会开幕式非要拉我们去跳舞,每天中午晒晒晒,下午就想睡觉,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更新。

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在暑假前更新完(虽然马上要六级了要期末考了 = =

对了,大家对情节上有什么看不懂的就问吧~我知无不言哦~~XXD


评论(36)
热度(45)

© z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