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智翔】桜咲く (6)

二宫和也站在院子里,看着脑袋都快碰到一起的两个人,终于感受了森森的危机。

再这样下去,大野智这家伙就要被骗走了吧!

二宫和也还清楚地记得两三天前,当他看到大野智口中的传家之宝,被樱井翔戴在左手无名指上时,那种难以言喻的惊讶之情。

怎么可能不惊讶。想当初大野智拿给他们看的时候,连碰都没给他们碰,只是这样得瑟地在他们面前晃了一下,就放回去藏好了。

宝贝得不得了。

到了樱井翔手里,仿佛就一文不值了似的,任由他随便戴在手指上。

这是什么差别待遇!

当然,东西本来就是大野智的,他想送人还是怎样,都是他的自由。这个道理二宫和也当然明白,所以他还是想不通自己在气什么。


“哇!好厉害哦!智くん!”

蘸着墨汁的毛笔在打磨光滑的木板上写下了“大野之家”四个字,苍劲有力,游刃有余。

好久没被人表扬了,大野智此刻的心情,根本不是心花怒放四个字就能形容的了。

好像夏天喝了冰可乐一样,心中的喜悦泛起了泡泡。

大野智看着樱井翔真诚的表情,竭力掩饰住心中的窃喜,再怎么说,还是应该谦虚一下的。

“哈哈,没什么啦,只是一点小特长。”忍着笑意摸了摸后颈,“其实我画画也很好看哦!”

“真的吗?我想看!”

既然翔ちゃん想看的话,那他就画吧!大野智很快做出了这样的决定,换了一只较细的毛笔,在“大野之家”四个字旁边,画了几朵樱花。

“不愧是智くん!”

又被表扬了,又被表扬了!大野智按捺住心中狂喜的心情,庆幸自己还有这方面的特长。

“翔ちゃん要不要试一试?”大野智看着樱井翔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,就把毛笔递给了樱井翔。

“诶?可以吗?”樱井翔手执毛笔,迟疑了几秒,“那我就……试一试?”

柔软的笔尖在木头上晕染开来,两秒钟后,樱井翔就后悔了。

他确定他是照着樱花来画的,为什么一下笔就悲剧了?这画的是什么啊?梅花?桃花?向日葵?反正看着不像樱花啊……

樱井翔顿住笔尖,感受到了额角滴下的冷汗。

“你们在偷什么懒!”

二宫和也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,无端受到惊吓的樱井翔手下一滑,笔尖拖出一条长长的墨水印,原本就四不像的画,这回终于彻彻底底被摧毁了。

自己的画毁了不说,还殃及大野智的好画好字,樱井翔懊恼地回头,瞪了一眼罪魁祸首:“为什么要吓我啊,你看,花都画砸了!”

二宫和也低头瞄了一眼樱井翔指着的樱花,愣了几秒,然后冷笑几声:“就你画的那个,我不吓你也已经砸了,别赖在我头上。你当时不是说自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吗?果然是个骗子。”

“……我一直说的都是琴棋书……”樱井翔坦荡荡地辩解道。

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所以他早有准备。

“……”一句话就被呛了回去。二宫和也仔细回想了一下,才发现这家伙早就挖好了这个大坑,等着他往下跳。

“那你们差不多也应该回去干活了吧!傻傻地蹲在院子里干嘛!”

“我们在干活啊!ニノ没看到吗,我们福利院外面的铭牌都坏了,所以我们在做新的啊!”大野智和樱井翔并排站着,竟然对他的话表示抗议?用的还是一脸不耐烦的表情?

二宫和也表示自己真是万万没想到。

这两个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后,他在这个家里还有地位么!还有存在感么!


二宫和也坐在草地上,看着樱井翔和大野智带着孩子们玩闹的情景,越发感受到森森的危机。

再这样下去,所有人都要抛弃他,和樱井翔好上了吧!

然而不得不承认,樱井翔虽然不会做菜,但还是帮忙打打下手的;他虽然不会画画,但还是教孩子们做功课的;他虽然吃得多,但还是来来回回帮每个人盛饭添饭的。

这样一比较,二宫和也都快弄不清自己在大野之家生活的意义了。

尽管他还是觉得樱井翔是个骗子,作为神还会数学题物理题历史题,这简直就是瞎扯淡。

完全就是个矛盾啊。

然而樱井翔却一脸不屑地告诉他:“我们神跟你们人类不一样,会物理的意义就是想嘲笑人类的无知。万有引力?哈哈哈,别逗了。”

就好像质疑他的自己最最最无知了一样,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。

二宫和也还清楚地记得两三天前,大野智突发奇想说要集体去郊游的事。再次回想起来,依旧是自己的噩梦。

作为究极户内派,二宫和也宁愿选择躺在家里睡觉打游戏,也不要跑出去走路晒太阳。

因此他很快就否定了大野智的提议。

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樱井翔,一句“我想出去玩,智くん这个提议不错啊”,分分钟就让大野智重拾了自信。

于是又是在樱井翔“ニノ不想去就一个人在家呆着吧”的提议下,所有人都决定甩掉他,出去郊游。

太过分了!

虽然他最后还是跟过来了……

“ニノ,要不要一起玩啊!”相叶雅纪突然跑过来,抱着他的水杯灌了几口水,“我们一起玩嘛!”

“不要……”二宫和也把帽子盖在脸上,往树荫里缩了缩,“我要午睡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我去玩了啊!”相叶雅纪指了指草地上闹成一片的地方。

去吧去吧,以后你就跟樱井翔玩吧,不要和我玩了。

二宫和也没说话,但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二宫和也一闭上眼睛,樱井翔大笑着的声音就萦绕在他耳边,挥之不去。简直跟丧心病狂的背景音乐似的,弄得他心情烦躁。

睁开眼睛想喝口水平静平静,拧开杯盖才发现,杯里的水竟然被相叶雅纪喝得一滴不剩。

留他一条活路好吗!


“我想吃桃子……”福利院里最小的孩子扯了扯樱井翔的袖子。

“啊,爱菜想吃桃子啊……可是我们没有带桃子来啊……”樱井翔蹲下来,摸了摸爱菜软软的头发,“我们吃薯片好不好?”

“那边有桃子……”爱菜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桃树。

“啊,真的有哎!”樱井翔一把拉住身边的大野智,“智くん,我们去摘桃子!”

然后昂首阔步走到桃树边,仰头看着绿叶掩映中的桃子——太高了,完全摘不到啊!

于是樱井翔偷偷瞥着同样仰头兴叹的大野智:“智くん,要不你跳一下试试?”

大野智点点头,奋起跳了一下,然后失败了。

“要跳也应该是翔ちゃん跳啊,翔ちゃん比我高……”跳起来也没够着,大野智觉得自己受到了1000点的伤害。

“……那还是叫相叶くん来试试好了……”于是挥手叫来了相叶雅纪。

“……那个我也够不着……”相叶雅纪咧嘴笑笑,“要不我们叠罗汉吧?呐?这样就能够着了!”

说着就蹲了下来,拍拍自己的肩膀:“上!”

“好咧!”樱井翔毫不犹豫地骑上了相叶雅纪的肩膀,然后顺利地摘到了桃子。

“怎么样,相叶くん?翔ちゃん骑在你肩膀上感觉怎么样?”大野智伸手扶住樱井翔的背,突然问道。

“哈?”相叶雅纪憋着一股劲,还要应付大野智莫名其妙的问题,顿时觉得四面楚歌了,“……感觉很重啊,要不你试试?”

“好的好的,我也试试!”大野智两眼放光,迅速蹲了下来。

樱井翔苦笑着从相叶雅纪肩上下来,低头凝视着似乎已经乐在其中的大野智:“这又不是什么游戏,有什么好试的?智くん的肩膀不会被我压断吧?”

“放心吧,不会压成翔ちゃん那样的!”

大野智乐呵呵地抬头,对上了樱井翔更加苦笑的脸。


“爱菜ちゃん,有桃子吃了哦!”樱井翔把洗干净的桃子递给了还只有三岁的爱菜。

“我要吃!”爱菜接过桃子啃了一大口,露出了甜甜的笑容。

“爱菜ちゃん还没谢谢我们呐,要懂礼貌哦!”大野智掏出纸巾帮爱菜擦掉了嘴角的桃汁。

“谢谢ママ,谢谢パパ。”爱菜朝着樱井翔和大野智,笑得一脸灿烂。

“不不不,我不是你ママ啊……再怎么说我都是兄ちゃん啊……”樱井翔满头黑线地摆摆手。

“ママ!”爱菜露出没长齐的牙齿,继续眯眼笑着。

……妈妈就妈妈吧……樱井翔很快接受了这个沉痛的设定。

“不是很好吗?我是爸爸,翔ちゃん是妈妈。”大野智望着樱井翔无奈的表情,像爱菜一样笑得没心没肺,“好熟悉的感觉哦,说不定上辈子啊,我就是爸爸,翔ちゃん就是妈妈呢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

【free talk】

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……










评论(10)
热度(41)

© z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