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智翔】桜咲く (5)

大野智翻出了家里所有的老照片。

黑白的、泛黄的、落了灰,或者沾了水,以至于照片上的人都模糊不清的。

“没想到人类也有很聪明的时候嘛!”樱井翔坐在沙发上,一张一张翻看着那些老照片。

“这张是智くん的祖父母吧?”

保存完好的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的新人,穿着和式的礼服端正而立,细细看来,眉眼间确实和大野智有几分相似。

“诶,翔ちゃん连这个都知道吗?”有点吃惊地看着身边的樱井翔。

“当然知道,我每天都站在外面好好地看着呢!”要说大野家的家史啊,大概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,“这是智くん的父母吧?还有这张,是智くん和小时候的玩伴吧?”

“是是是是!”眯着眼睛笑了起来,大野智没有想到,居然有人能够清楚地认出自己的亲人。

很奇妙的感觉。

“很厉害吧,ニノ,翔ちゃん认识我的家人呢。”得意地逮住路过的二宫和也,绝对是炫耀的语气。

二宫和也没有停下走动的脚步:“你好啰嗦啊,你的照片上不是你的家人是谁啊……”

“真是奇怪啊,这些人。一个个的都不相信翔ちゃん呢!”大野智不甘心地坐回沙发上。

“嗯,你们这些人类啊,心里一点都不阳光。”继续翻看着手中的照片,樱井翔的情绪还是低了下去。

看到了哦,看到了哦。

大野智侧脸看着樱井翔微微撅起的唇,心想这个神还是在意的啊。

“啊对了!翔ちゃん看到过吗?”

“……看到什么啊?”樱井翔憋着一股劲等着大野智的下文,可是又迟迟等不到,“你倒是说完整啊……”

“我爷爷说啊,我们家在德川家光的时代啊,是名门望族呢,家里的院子超大的!”伸手比划了一个大圆,“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……好像是将军身边的一个什么官呢!我们家当年超有钱的哦,据说连仆人都能穿金戴银的!”

樱井翔眨眼望向突然兴奋起来的大野智,有点不明所以:“说重点啦,说重点……”

“翔ちゃん看到过吗?我们家当时那么大的院子。”

哪有什么大院子啊。樱井翔想。等他有了思维和意识的时候,这里就只剩几匹小茅屋了。

“啊,那个啊,没看到啊……我住在这里的时候,智くん的祖上已经家道中落了……”忍住笑,看着大野智原本快要max的情绪一点一点降了下去。

“原来如此……好可惜啊……”大野智一脸残念地叹息,“但是爷爷说的应该是真的吧,因为翔ちゃん守护着我们家,所以我们家才越变越好的。”

这种事……怎么可能嘛……

樱井翔的眼神在大野智真诚的脸上游移:“嗯,我也想守护大野家,但是我做不到啊……”

“诶?翔ちゃん不是神様吗?”

神又不是万能的。

有点沮丧地低下头,说实在的,他虽然一直住在大野家的院子里,但是什么力都没有出过啊。

“不要把我想的太厉害,我也只是普通的神而已。大野家能有今天,都是一家人团结一心的结果。”

“啊~”大野智点点头,“翔ちゃん好厉害,这句话我要写下来挂在餐厅里,做我们家的家训。”

有点莫名其妙的表扬。

在大野智笑意盈盈看着自己的眼神中,樱井翔还是感受到了脸颊上渐渐升腾起来的温度。

两个人是不是靠得太近了?以至于他能够清楚地听到大野智平稳的呼吸。温热的气息似乎缠住了自己的脖子,让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
“翔ちゃん要看吗?”带着点磁性的声音听起来说不出的……性感?

不不不……这个词可不能乱用……

“嗯?”樱井翔有点心不在焉,尾音拖得老长。

“我们家的传家宝哦,就是当年做大官的时候传下来的。”大野智突然压低了声音,伸长脖子瞄了一眼厨房里做饭的二宫和也,“我带你去看哦,在我们的卧室里。”


拉紧樱井翔的手臂,把他带离沙发,然后轻手轻脚地向二楼的卧室走去。

“干嘛啦,这么神神秘秘的。”被大野智捏住的地方痒痒的,樱井翔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嘘,别人不知道我把传家宝藏在卧室里!”

正常人都会藏在卧室的吧,这个没什么可猜的价值。

当然这种话樱井翔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,智くん说出口的话,都是有道理的。

“呐呐,这就是我家的传家宝。是戒指哦,那个时候戒指很少见的。”

大野智从衣柜上的某鞋盒子里掏出了一个木匣子,一只几乎已经黯淡无光的银质戒指,正安安静静地躺在红色的绒布上。

看不出这戒指有什么稀奇的地方,也看不出有什么能证明这是来自江户时代的地方。

无非就是一只很普通的戒指,做工甚至还有点粗糙,表面打磨得不算光滑。而整个戒指唯一的图案,就只有表面刻着的,快要被时光磨去痕迹的樱花。

“如果这是德川家光时代的戒指,说不定是史学界的新发现呢。”

“是吧!是吧!”大野智笑着,眼角的弧度像是新生的月亮。

樱井翔点点头,然后捏住那只小小的戒指,试着戴在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。

尺寸竟然不大不小,正合适。

“翔ちゃん戴着很合适啊,好看!”

大野智伸手摩挲着戴在樱井翔手上的戒指,原本暗哑无光的戒指,一瞬间像是被赋予新的光泽一般,依稀竟看得出初铸成时的样子。

樱井翔只觉得自己的手指被大野智摸得痒痒的,所以心也跟着痒痒的。

干嘛又随随便便说出这种赞美的话啊……

有点尴尬地抽回自己的手,试图摘下手上的戒指,几度尝试竟然都失败了,樱井翔开始有点着急——

“智くん,智くん——戒指,戒指拿不下来了……”

因为用力拉扯而泛红的手指出现在大野智眼前。

“诶?”

樱井翔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大野智握住樱井翔的左手,试图摘下紧紧套在他无名指上的戒指,但除了得到樱井翔“好痛好痛”的回应外,戒指的位置没有任何改变。

看到眼前的人因为吃痛而皱紧的眉头,大野智也不敢再轻易尝试了。

“怎么办怎么办——”懊恼地揉乱了头发,樱井翔瞪着无名指上的戒指,“啊……早知道就不乱戴了……”

“没关系,总会有办法取下来的。”大野智伸手帮身边的人理顺了头发,“再说我觉得翔ちゃん戴着很好看啊!”

“好看我也不能一直戴着啊,这不是传家宝吗?”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像被自己抢走了似的,樱井翔开始坐立难安。


先是去涂了护手霜、然后又去浴室涂了沐浴液,最后甚至去厨房涂了食用油,都没能把手上的戒指顺利地取下。

Orz——这就是樱井翔现在的状态。

“智くん……”思考过度以至于额角都渗出了汗水,樱井翔整个人蔫耷耷地趴在了床上,“救命……”

“你可是神様哟,淡定一点。”眼前的人毛毛躁躁的样子戳中了他的笑点,大野智fufu笑着,扯过一张纸巾,帮樱井翔擦掉了顺着脸颊滑落的汗珠。


在樱井翔的再三催促下,大野智终于趿着拖鞋出了门。

大概药店里有东西可以解决吧。

这是大野智信誓旦旦对樱井翔说过的话。

“那个……有可以润滑的东西吗?一定要润滑效果很好才行!”在药店里徘徊了很久,大野智还是选择了向店员求助。

“润滑?”正在打盹的店员一瞬间清醒了。

“嗯,一定要比护手霜沐浴液之类的管用。”

“先生,请问您是用来……”店员试探道。

“就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这样……”大野智伸出右手比划了一个圈,然后把圈套在了左手的手指上——戒指戴在手上拿不下来了……

为什么他会因为这种事来药店啊!戒指套在手上拿不下来什么的,这也太闻所未闻了吧!

幸亏他自觉自己的肢体动作还算丰富。

“哦~”店员瞬间觉得自己大概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“您是要这个嘛?润滑效果很好的哦,动作轻一点的话,绝对不会受伤。”

“啊对!一定不能受伤!”大野智点点头。

果然翔ちゃん的手指不会受伤比较重要。

因此没有考虑那是什么药膏,没有考虑价格,大野智爽快地掏出了钱包:“那就买这个好了。”


“买到了哦~”

大野智完成了任务,继续趿着拖鞋走回了家,把手中装着药膏的袋子递给了樱井翔。

“好慢……”

樱井翔躺在床上打了个滚,接过大野智买来的东西,直接抹在了手指上。再次尝试摘下手上的戒指,还是以失败告终。

“……够了……”忧伤地把大野智买来的药膏扔在床上,“智くん不是说药店的人有办法解决的嘛?这是什么劣质药膏!”

有点愤怒地取出包装里的说明书,樱井翔表示人类生产的东西真是不可靠:“人体润滑剂,使用方法,一、清洁处理,二、取适量本产品抹于肛……唔……”

身体的行动快于思维。

大野智一把捂住樱井翔巴拉巴拉讲个不停的嘴,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——

他到底买了些什么!

“买错了买错了!这东西没用!你就忘了它吧!”红着脸清了清嗓子,大野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把说明书抢了回来,下一秒就装好藏了起来。

“诶?我还没看完啊……戒指还没有取下来啊……”先是被捂住嘴,然后又被抢走说明书,樱井翔看着十分反常的大野智,依旧处于不明所以的状态。

“戒指你就戴着吧,我觉得挺好。”大野智干笑了两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

【free talk】

今天中午又去排练华(guang)尔(chang)兹(wu)了……又被晒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……

亏了我的脚还没好……学校真应该给我颁个奖……

于是浑浑噩噩写了好多不明所以的东西。。

本来还以为会是中篇的,但是我觉得我才写了十分之一啊,这真的能当中篇吗Orz……

暑假前真的能完结吗Orz……







评论(15)
热度(49)

© z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