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智翔】桜咲く (3)

夕阳染红天际的时候,住在福利院里的孩子们都陆陆续续回了家,原本清净的福利院里,也渐渐就热闹了起来。

相叶雅纪带着包好的饺子从桂花楼赶回来,还没进院子就看到站在外面收衣服的樱井翔。

“你怎么现在才收衣服啊,天都黑了,露水都快把衣服弄湿了!”二宫和也跟着相叶雅纪回了家,看到天都快黑了才收衣服的樱井翔,忍不住抱怨道。

被提到名字的人从一大堆衣服里探出头来:“我刚刚,我刚刚在擦地啊……”

语气加上眼神,完全是凄凄惨惨的样子。

“呐,ニノ,这样真的好吗?”相叶雅纪凑到二宫和也耳边,“新来的看起来好像灰姑娘哦,而且他万一真的是神怎么办啊……”

灰姑娘……脑洞不要这么大行嘛!

乜斜着眼睛瞥了一眼身边的相叶,毫不客气地请他吃了个栗子:“你白痴啊!我们都是现代人能不能不要那么迷信!”

“但是……”相叶雅纪委屈地捂住头,“但是你看哦,《夏目友人帐》的男主不就可以看见那些鬼啊怪的么……”

“那是漫画!”

“但是……”相叶雅纪抬起头来,警觉地扫视了四周,然后压低了声音,“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院子里的樱花,附近的樱花,现在都不开了,但是我的花粉症越来越严重,这不正常啊!”

确实有点不正常。

被相叶雅纪这么一说,二宫和也顿时有了脊背发凉的感觉。

“我说,我们不会被报复吧,万一得罪了神灵什么的……”

“那也是我被报复,你心虚什么!”二宫和也望着不远处的樱井翔。

似乎是感觉到了别人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,樱井翔很快锁定了目标,抱着一大堆衣服朝二宫和也微微一笑。


“翔ちゃん多吃一点嘛。”大野智把装满水饺的盘子往樱井翔面前推了推,“你才吃了四五个啊……”

“我少吃一点没关系。”樱井翔把筷子放在碗边,偷偷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二宫和也,吞了吞口水,“我都白吃白喝了,怎么好意思多吃呢。”

“翔ちゃん没有白吃白喝啊!今天翔ちゃん也做了很多事呢,洗了衣服,擦了地,还帮忙准备了午饭的!”

二宫和也埋头吃着麻婆豆腐水饺,怎么听怎么觉得两个人就是在一唱一和,控诉自己的无良。

“他洗过的衣服还不是都要重洗一遍!”二宫和也坐立难安地反驳,然后一抬眼就瞄到了眉低眼顺,坐在大野智身边,看起来无比乖巧的樱井翔,“……你要是喜欢吃麻婆豆腐馅的饺子你就多吃点呗,反正这种奇怪的食物吃不完也是浪费。”

他发誓他的确是为了福利院的安全着想,怎么到了最后反而变成恶人了呢。

“麻婆豆腐饺子不是奇怪的食物!”相叶雅纪坐在对面抗议道。

抗议显然无效。

“诶!真的可以多吃几个吗?”嘴上还在客气着,手却已经重新拿起了筷子伸向了盘子,连续几天没有好好吃晚餐的感觉真不好。

于是一个接一个吃着盘子里的饺子,根本停不下来。樱井翔越发觉得自己太心酸。

自己住在这里的时候,这群小鬼都还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吃奶呢,如今居然都骑到自己头上来了。

嘛,怎么说他也是一棵三四百年的樱花树了,淡定,要淡定。


“智くん,你睡床的三分之二,我睡三分之一就可以了哦。”大野智洗完澡去关房门的那一瞬间,樱井翔看到了二宫和也的身影,于是机智地大声喊道。

二宫和也不为所动地路过。大野智手一抖,关门的声音大了些。

“诶?为什么?之前不都是一人一半的嘛?”大野智看着几乎贴着床沿樱井翔。

说好的一人一半也只是刚闭眼睡觉时的状态,一觉醒来后,往往都是樱井翔七,大野智三。

“嗯,我也觉得应该一人一半。”樱井翔点点头,顺势滚回了床的中央。

“……”思路完全跟不上霸占着自己床的人。

因为被二宫和也抱怨了家里没多余的地方让樱井翔睡,大野智干脆就好人做到底,和樱井翔共享了自己的房间。

一张看起来并不是很大的床正对着窗外的樱花树。

前几天生长进卧室里,好不容易被大野智拨回窗外的枝桠,不知为何又长了进来,而且看起来比前几天更长了。

大野智头疼地望着眼前的樱花树枝。

不知道怎样才能既不伤害樱花的枝桠,又能把窗户关上,还在犹犹豫豫的时候,樱井翔却突然走了过了,手一伸就把多余的枝桠给折了。

“哇……你……”大野智有点心疼地看着被折断的枝桠,“你是在自虐吗?好残忍……”

“自己折自己又没关系。”被折断的枝桠静静躺在樱井翔的手里,丝毫没有要开花的迹象。

难道竟然是营养不良嘛?

有点忧伤地撑着脸,哀怨地看着开不出花来的自己。樱井翔摸了摸自己依旧很饿的肚子。没有实体化的时候,他还能喝喝露水补充营养,现在实体化了反而挨着饿。

“翔ちゃん怎么都不开花了啊?”大野智软软地笑着,看着身边的樱井翔,“明明前几天还开了一两朵的。”

这么多天的相处后,他已经习惯了樱井翔这样的名字。

“快了,快了……”樱井翔拉着大野智躺回床上,“我们睡觉吧。”


半夜起身上厕所的时候,二宫和也听到了楼下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该不会是贼吧?二宫和也皱眉。

轻手轻脚回自己卧室拿了棒球棍,然后紧贴着楼梯下了楼,隐隐约约看到了厨房里的光。

举着球棍,踮着脚尖,一路躲躲藏藏地移动着,最后靠在了通向厨房的墙壁上。二宫和也谨慎地探出头,看到的却是一个人站在冰箱前的样子。

长长地松了口气,放下手中的武器,二宫和也走上前,一手搭上那个人的肩:“大晚上的来厨房干嘛?”

站在冰箱前的人明显受到了惊吓,肩膀一抖,脖子一缩,几秒后才颤颤巍巍地回过头来。

嘴里不知道吃了什么,连腮帮子都是鼓鼓的。

“你居然在偷吃!”二宫和也眼疾手快地抢回樱井翔手中的胡萝卜,随即挤到了冰箱前,冰箱里的水果面包牛奶都不见了大半。

咬牙切齿地瞪了一眼嘴角还粘着几颗面包屑的樱井翔:“冰箱里的东西是大家的早饭,谁允许你吃了!”

“没人允许……”二宫和也的目光中,樱井翔的头越埋越深,“可是……我要是再不吃东西,我就开不了花了……”

“我就说最近几天怎么总是感觉冰箱里少了点东西!”

“没有!那个不是我!我就今天来偷吃了而已……”樱井翔的眼神跟着二宫和也手中的胡萝卜不停地运动。

“还狡辩!”二宫和也把被樱井翔啃掉半根的胡萝卜放回冰箱,“我现在要去睡觉了,明天再找你慢慢算账!”

“你让我吃吧!”冰箱一关上,整个厨房都暗了下来,樱井翔死死地盯着黑暗中的冰箱,下一秒就迅速打开门,拿出胡萝卜,然后送进了嘴里。

二宫和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看到冰箱自带的灯再次一明一灭,几乎不到一秒的时间,樱井翔的方向就传来了清脆的咀嚼声。

“你还吃!”黑暗中樱井翔的眼睛还是熠熠发光,二宫和也走过去,想再次抢回那根胡萝卜。

大概是暗中的人方向感和力道都把握不太准,推搡的时候二宫和也用力过猛,胡萝卜是抢回来了,樱井翔却他被推倒了。

“嘭”的一声,听得二宫和也胆战心惊。

窗外有闪电划过。

二宫和也再次心下一惊,再想抬起头看着窗外的时候,世界早就回归黑暗。

跟着来的就是一声炸雷。

这么邪门?

突然想到了相叶雅纪下午和自己说过的话,再次划过的紫色闪光让二宫和也不禁紧张起来。

万一,这家伙真的是神……那自己是不是会被诅咒啊……

眼神微微动摇。

二宫和也情绪的变化,都被樱井翔看在眼里。

受灾严重的臀部还在隐隐作痛。

这大概是他唯一的机会了,无论是逃脱掉偷吃的责任,还是彻底的咸鱼大翻身。

要不就晕一晕吧?樱井翔想。


大野智是被外面的雷声惊醒的。

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,却意外地扑了空,因此幽幽地睁开了眼。

难道是上厕所去了吗?可是另外半边被子里已经没有了温度。

挣扎了半天,还是起了身,披上衣服,从楼上找到楼下。

打开厨房里的电灯时,大野智愣了两秒,然后被吓了一跳——这整个就是一个凶杀案现场啊……

二宫和也颓然地站着,手中攒着半截胡萝卜,而樱井翔就倒在离二宫和也不远的地方。

“你!你!你对翔ちゃん做了什么你用胡萝卜把他砸死了吗!”大野智不可置信地指着二宫和也,随即果断跑到樱井翔面前,伸手探了探。

樱井翔闭着眼睛,听到了大野智的话,拼命控制着脸部肌肉才没让自己大笑出声。

“还好,还有气……”大野智抬起头,再次对上二宫和也的眼睛。

那个眼神里分明写着“你是坏人”……

“喂!干什么啊!”二宫和也终于从长久的愕然中回过神来,“我就轻轻推了他一下,谁叫他半夜起来偷吃东西……”

窗外的雷声依旧轰轰作响,二宫和也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。

“吃就吃呗,明天再买就是了!”大野智说,“翔ちゃん已经很努力地帮忙做事了,每天就吃那么点……”

听着大野智泫然欲泣的控诉,二宫和也忍不住想苦笑一声:怪我咯?

“帮我一把,先把他抬回房间再说。”大野智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人,终于分清了主次关系。

在二宫和也的帮助下,大野智成功地抱起了樱井翔。

然而这样的动作、这样的场景却让大野智感到熟悉。

是不是很多年前自己也有过相同的经历呢?尤其是被自己抱在怀里的人,第一次见面时还说着不认识不认识,此刻竟然也变得莫名熟悉了起来。

大概是错觉吧。大野智想。


大野智的手穿过他的手臂,勒得他很紧。樱井翔把头埋在对方的怀里,几乎快要笑出声来。

干嘛要这样抱啊背不行嘛胳肢窝也是他的HHP之一啦救命!

直到大野智把他放到床上,他才终于松了口气。

但是这样有力量的手臂,这样温暖的怀抱,似乎很熟悉很有安全感呢。

“诶?为什么脸这么红啊?”大野智半蹲下来,仔细端详着樱井翔绯红的脸色,“不会是被你推出问题来了吧?”

“又是我?”二宫和也指指自己的鼻子,无可奈何地表示委屈。

虽然人确实是他推的……

“等翔ちゃん醒了,你要向他道歉,然后好好相处哦!毕竟他是我们家的守护神啊。”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把的面包脸上写满了坚定。

二宫和也无奈地点头,然后瞪着床上双眼紧闭的那家伙。

如果他真的是什么神的话,那么他那个不能说的技能一定是摄魂之类的,还有放放雷电之类的。

全都是大招啊……

“智くん……”这戏没法演下去了,樱井翔终于假装幽幽转醒。

“你醒了啊,没事吧?”听到樱井翔叫自己的名字,大野智趴在床上,询问起他的情况。

“没事没事……但是我还是很饿……”想要开花需要的能量,比他想象的还要多。

“快下去找吃的啊!”大野智头一偏,命令起杵在一边的二宫和也。

接到命令的人似乎是没想到大野智也会有这么态度强硬的一天,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半天,才乖乖地认命办事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雷响了好几声才被惊醒,相叶雅纪匆匆忙忙起了身,去年龄较小的孩子房里看了情况。

安抚了他们好久,终于全身而退,却意外地听到了大野智房里的动静。

刚想进去问问情况,就看见自家竹马灰溜溜地走了出来。

二宫和也摊手,表示无奈。

然后硬是拉着相叶雅纪下了楼。

所以当锅里的面条终于熟了的时候,相叶雅纪总算是了解了这个曲折动人的故事。

“其实,那什么,之前冰箱里的东西是我偷吃的……”相叶雅纪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笑了。 

“……滚!”良久才憋出了这么一句,二宫和也意识到自己以偏概全了。 

看着自家竹马冷冰冰的脸色,相叶雅纪很快转移了话题:“所以说啊,当时我怎么跟你讲的!”

二宫和也看着身边的人一副事后诸葛亮的样子,连吐槽都懒得吐槽,把面一捞,送上了楼。

“吃面。”语气依旧不善。

“啊,终于有吃的了……”樱井翔接过那碗热乎乎的面,然后一筷子一大口,把面吸得刺溜作响,“好好吃啊!谢谢ニノ!”

两只眼睛眯起来也是亮晶晶的,就像藏着太阳。二宫和也清清嗓子,东张西望:“还客气什么啊,反正一冰箱的东西也都被你吃了。”

“我说,花神……”相叶雅纪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,半蹲在樱井翔身边谄媚地笑着,“我可没虐待你啊,你要打击报复就找他啊……”

刚伸出手指了指一边的二宫和也,下一秒就被对方拍掉了出卖良心的手。

“当时你就是这样说的啊,什么要报复也是找你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二宫和也瞪了相叶雅纪一眼,“我说的明明是以后翔さん就住在这里吧,东西不够吃就把相叶雅纪撵出去。”

“喂!”相叶雅纪想要反驳,却先一步被坑害自己的人捂住了嘴。

“真的吗?你们不赶我走了吗?”

二宫和也笑得一脸和煦:“我怎么会赶你走呢,我们是一家人啊!”

他才三十岁啊,还不想这么早被天打雷劈啊……

“太好了……”总算没白费自己的一番苦心,樱井翔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花。


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离开后,樱井翔终于放松了手脚,往被子里一钻,呲牙咧嘴揉着屁股:“耶,苦肉计作战大成功~”

“苦肉计?”大野智表示不理解。

“我根本没晕啊,就是屁股好疼……”樱井翔打了个呵气,“上帝他老人家还打个雷帮我助助兴。哈哈~我怎么可能会放雷电啊,我可是花神哎,怎么可能那么粗鲁!这明明就是普通的春雷啊!不过看到他们被吓到的样子,好开心啊~”

“不懂……”

看着大野智茫然的脸,樱井翔刚准备详细解释,卧室的门就突然被人推开了:“樱井翔你这个骗子!什么苦肉计!你那分明就是诈骗!”

被指责的人抱着被子比着小树杈,笑得像只仓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

【free talk】

懒惰是人类最大的敌人

不talk了,睡觉……















评论(9)
热度(54)

© z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