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智翔】桜咲く (2)

一觉睡到自然醒。

大野智动了动身体,满足地伸手揉眼,却意外感受到了肌肤间的束缚。

大概又是哪个小鬼的恶作剧吧。这样想着,所以心安理得地睁开了眼,而出现在眼前的,却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。

不认识?

……

几秒钟后,思维才终于追上了现实的脚步。大野智倒吸一口气,再次大力地揉眼,睁开,依旧是那张完全陌生的脸。

怎么回事!再也不能淡定了!

奋力挣开那个人环在自己腰上的手,跌跌撞撞几乎是滚下了床。

大幅度的动作并没有打扰到床上的陌生人。因此那个人只是微微翻动了两下,换了个姿势继续睡着。

于是大野智发现了一些更不得了的事——

为什么这个人什么衣服都没穿……他什么衣服都没穿……屁股什么的……都看见了……都看见了……

看见了……

见了……

了……

刚睡的脸瞬间充血、爆红。

“喂!你给我起来!”忍无可忍地拍打着陌生人的脸。

状况外的他下手重了些,那个人白皙的脸上很快多了几道淡红的印记,但也因此而悠悠转醒——

“嗯……哦,是你啊,早。”床上的人打了个长长的呵欠,软绵绵地抱住被子,完全是“我们很熟”的语气。

空气凝固两秒。

“诶?”第三秒就是两个人的抓狂。

“什么叫是你啊?我们认识吗?”

“等一下……我为什么会睡在这?你为什么会看见我?”陌生人站起来,被子从身上滑落。

“啊啊啊啊啊——你你你你你——”又一次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,大野智遮住眼睛一路后退,直到撞上了卧室里的衣柜。

仿佛得救了一般,迅速转过身从衣柜里翻出一条胖次:“你快给我把胖次穿上!”

“胖次?”明显是不理解的表情,“这样穿吗?”

歪头的动作有点萌啊……大野智透过指缝看着那个人疑惑的表情,等等……现在不是该想这些的时候吧……

只能摇摇头,试图甩走那些乱糟糟的思绪,然而下一秒却又看到了那个人把胖次套在头上的动作。

大野智膝盖一软,陷入了绝望——所以……他一定是被什么奇怪的人缠住了……

“你们人类真奇怪,什么胖次啊,明明是面具!”陌生人还不停地摇晃着脑袋,“不过这种棉质的面具倒是很少见……就是有点喘不过气……”

我们人类……大野智抹掉额角的冷汗,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床边,扯下那个人(?)套在头上的胖次,这种莫名其妙的エロ感让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
可眼前的人仍是一副坦荡荡的表情。

果然是自己的邪念太多了么……

“这个,是,是穿在这里的……”大野智拎着胖次,在自己的身体上比划了一下,终于因为忍不住脸颊的温度而再次爆发,“什么啊!你到底是谁啊!为什么要睡到我床上来!”

听到大野智的话,陌生人一秒的呆滞,一秒的错愕,下一秒就是快来哭出来的表情:“智くん,智くん不认识我了吗?”

大野智看着眼前那双泛着水汽的眸子,有点后悔地陷入苦思冥想。然而就算他绞尽脑汁却依然找不到答案:“你知道我叫什么?难道我们应该认识吗?”

“你昨天晚上还摸过我的……”陌生人的表情带着说不清的怨念。

“摸?”处于当机状态的大脑还不死心地企图还原当时的画面。

否认了无数种可能性后,大野智终于无力地垂下脑袋:“你到底是谁啊?叫什么啊?抱歉,我真的没印象……”

而那个人却死死地盯了大野智几秒,似乎是确定了大野智真的不记得他了,最后只能颓然地坐回床上。

“你们人类记性真差……”陌生人不自觉地咬住唇,“不过可惜啊,我没名字。”

“没名字?”

“我和你们这些人类可以不一样。”带着点不屑的表情,“智くん要是想叫我的名字,就帮我取一个吧。”

“我帮你取?”这样突如其来的命名权让大野智受宠若惊。

“嗯。”

对着对方坚定的目光,大野智竟然鬼使神差地望向了窗外——一棵樱花树,一口古井,一只飞翔的鸟。

“樱……井……鸟?不不不,翔……樱井翔?还挺顺口的哎!”没想到误打误撞也能想到这么好听的名字,所以他有点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“那就樱井翔好了。”那个人也跟着大野智笑了起来。

陌生的笑声让大野智瞬间回了神:“不不不……现在不是起名字的时候吧……你到底是谁啊……”

“我就是那个啊……智くん竟然不认识我了……”有点无奈地趴在窗台上,指了指外面的樱花树。

“哪个?”顺着陌生人指尖的方向望过去,只能看见一片绯红的樱花树。

“就是那个啊……”再次伸手指着樱花树。

“哪个啊?”不明所以地挠头,“我只能看见樱花树啊……”

“就是樱花树!”樱井翔忍不住吼了出来,窗外的樱花瓣顿时纷纷扬扬地落下。

“哦~”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……哈?”

望着大野智满脸不相信的表情,他也只能感觉到阵阵无力:“嗯。”

“这不科学……”大野智眨着眼睛,面前的人表情真挚,以至于他也分不清这种类似传说的真假了。

“是真的,你看好哦。”叹了口气,扯下一根自己的头发,摆在大野智的手心,移开手掌的瞬间,那根头发就变成了满手的樱花瓣。

“哇!超厉害!”大野智顿时眼前一亮,“你真的是那棵樱花树啊!你是花妖吗?还是花仙子什么的?”

这么轻易相信他了啊,这家伙和小时候比起来,根本没什么改变嘛……樱井翔无奈地扶额:“我是神!是神好嘛!”

“神様?”大野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。

“嗯……”偷笑着点点头,“我是神哦,所以你以后什么都得听我的。”

“一定一定!”大野智虔诚地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樱井翔,“可是,我有个疑问……”

“说!”

“神都是果体的吗?”小心翼翼地瞟着重点部位,大野智又忍不住脸红了。

“果体?果体是什么意思?”


当所有人聚在一起吃晚餐的时候,他们才意识到今天福利院里的不一样。

为什么院长的座位旁边,又多了一个人?

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瞪着把院长挤到一边,一个人抱着盘子吃得很开心的陌生人。

“你,解释一下,这是怎么回事?”二宫和也皱着眉,戳了戳身边的大野智。

“啊……他啊……他是神様哦!”

“神?”二宫和也伸手试探着大野智额头的温度,“没发烧你说什么胡话?”

“是真的!”

二宫和也自觉地远离大野智凑过来的身体:“离我远点,我不想被你的低智商传染。”

“诶,怎么了怎么了?”看到桌子对面的小骚动,相叶雅纪也跟着凑了过来。

“我们院长脑子被门夹了。”二宫和也满面悲痛。

“哈?大野くん你不要紧吧?”

“我这是比喻的说法好吗!”又是一个没救的,二宫和也在心中默默叹息,“我们院长说,那个陌生人是神,你不觉得很可笑吗?”

“神?”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,望向坐在自己上位吃饭的人,“你是什么种类的神啊?仓鼠精?”

“你才是仓鼠精!”樱井翔抱着盘子瞥了相叶雅纪一眼,“都说是神了!”

“那是你仓鼠神咯?”

就算相叶雅纪的表情一万个认真,樱井翔还是觉得忍无可忍:“智くん!这边有个人说我是仓鼠,你快把他撵走!”

彼时的大野智正被二宫和也盘问着樱井翔的来历,一听到樱井翔召唤自己的声音,就分分钟撇下了正和自己说话的人——

“相叶くん,你不可以不尊重神灵哦!”

“大野智!你这个白痴被骗了好吗!什么神灵啊!他说你就信?”二宫和也怒道,“还有你,相叶雅纪!跟着凑什么热闹!”

“翔ちゃん不是骗子,他真的是神!”大野智还是相信樱井翔说的,他就是那棵樱花树。

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完全被洗脑的表情,捂住脸表示很绝望:“你觉得哪个神会这么正大光明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啊……你见过这么轻率的神嘛?”

捏着下巴思考了半晌,然后摇了摇头:“但是翔ちゃん不一样!他是那棵樱花树变的,是我们家的守护神!他还能把头发变成花瓣呢!”

看到大野智一心为自己辩解的样子,樱井翔有点欣慰,小时候没白疼他啊,没白和他玩啊……

“那种魔术我也会变,你要看吗?”

餐桌上位的争吵声越来越大,下面的孩子们都默默扒着饭,时不时朝声源处望两眼。

“哇!ニノ哥哥要变魔术了!”年龄小一点的孩子欢呼了出来。

“魔术?”大野智迟疑了一秒,然后望向身边的樱井翔。

人类的信任不过如此啊……樱井翔吃着饭,叹着气。

“要证明的话也很简单,你不是樱花神么,肯定可以附到树上去的吧?”二宫和也审视着樱井翔。

“嗯,大概……”

虽然这样答应着,但是心里却很没谱。毕竟他连自己是怎么实体化的都不知道。

“那就去试试呗?”


试就试吧,也不等他把饭吃完。

第一次站到自己面前看着自己的样子,樱井翔仰头看着刚开始绽放的樱花,心里有点小得意。

作为花来说,自己也算是艳冠群芳了啊。

抿着嘴笑了笑。

“sa,来吧,证明一下,你不是人。”二宫和也带着一群孩子站在自己的对面,全部都是看好戏的表情。

“不管怎样我都是相信翔ちゃん的!”眼神清澈的神是不会骗人的!大野智捏紧了拳头。

樱井翔点点头,好歹还有个人愿意相信他,绝对不能辜负智くん的期待。于是心里默念着我能行我能行,然后大力朝樱花树撞了过去。

一阵樱花雨落下,樱井翔四脚朝天摔在地上。

“好痛……”皱着眉捂着手臂,他却根本没能成功附身到樱花树上去。

不死心地爬起来重新尝试了几次,但依旧是以撞树而告终。

“哈哈,我忘了,我根本没学过重新回到树上的方法……”樱井翔干笑了两声,不小心瞥到二宫和也越发暗沉的脸色。

“你不是神吗?这点小事都办不好?那你还会干嘛?”二宫和也眉头微蹙,“不会别的技能了吗?比如放道雷下来劈我们,或者凭空变点钱什么的?”

“会的会的!我还会别的!”樱井翔连连点头,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却又消沉了下去,“但是那个技能啊,我不能乱用……”

“骗子就骗子呗,哪来那么多借口?”二宫和也彻底失去了耐性,“你吃饱喝足差不多就走吧,不然我就要报警了!”

果然啊……

带着一群小孩对自己怒目而视的二宫和也,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相叶雅纪,还有目光呆滞爱莫能助的大野智……

看着眼前的这些人,樱井翔突然有点委屈。

他明明也是受害者啊!他原本附在樱花树上,过着自在的日子,但是一觉醒来,整个世界都变了……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实体化了,以至于所有人都能看见他,然后他还被一群人排挤,现在就连树都回不去……神的尊严都快荡然无存了……

“别赶我走……我没地方去了……这里本来就是我家……”樱井翔扯住二宫和也的衣袖,“而且,而且你们这不是福利院吗?”

“福利院可不是蹭吃蹭喝的地方。”二宫和也抱着手臂看着眼前的人,葡萄般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写满了乞求。

意志不坚定的人肯定会防不胜防吧?二宫和也回过头,瞥了一眼这样不坚定的大野智。

“我可以留下来打工,我不要工资!”

“那你倒是说说啊,你会干什么?”

“我琴棋书……样样精通!”扒着手指细数着,然后心虚地抬头,观察二宫和也脸色的变化。

“真的?”总觉得樱井翔的话就像个陷阱,似乎哪里不太对,但是又找不到不对劲的地方,“我们不需要会那些的……你会煮饭吗?”

摇头。

“洗衣服呢?”

摇头。

“那打扫卫生呢?”

依旧不甘心地摇头:“但是我会学的!别赶我走!”

“你们别赶翔ちゃん走……大不了我的饭分给翔ちゃん一半……”大野智忍不住开了口,他始终不相信樱井翔是骗子。

终于有人开口帮自己说句话了,樱井翔有点感动地蹭回大野智身边。

“真是头疼……”二宫和也简直不明白大野智是怎样被收买的,“好了好了,我先说明一下,如果引狼入室了,就全都是你的责任!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大野智头一偏就看到了靠在自己身边的樱井翔,这么人畜无害的样子,怎么可能是狼呢?

人家明明是人见人爱的花仙子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

【free talk】

这章写的好奇怪啊……

本来是昨天写的昨天就应该发了,但是昨天一天下午都在思考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想得头都疼……于是晚上这张就写歪了……

晚上看了VS岚,每次看到高出的翔酱或者爬墙的翔酱都觉得好笑又辛酸,于是满血复活了,下章争取正回来吧~

今天看到很多人刷夏威夷con的事,反正我是无欲则刚啦,没钱没时间QAQ……

继续思考昨天下午的问题去了 = =





评论(26)
热度(56)

© z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